昨晚看到格達費被鞭屍...一邊縫衣服的我一邊默默的想哭...然後吐露出幾句旁人有嚇到的字句"這些人有病诶!凌虐活人才有樂趣!凌虐死人這叫有病!!!!"...不過身邊的人已經習慣我這種病態的心理了~所以也就當做...又發病了...

      那天聚餐死黨也說了~某次跟我懇談後...那兩個女人私下默默的覺得"楊秀蘭一定是外星人"....................呵呵呵....不過我一點都不覺得啊~直到凌晨突然想到一件事~我才有點認同死黨的想法...就是...某個人說要去泡湯~我因為沒有比基尼所以問了"一般泳裝不行嗎?!"...這個某人回我說"也可以不穿"...基本上我不是很知道也可以不穿的定義(我還回問~不穿的定義是穿的多還是穿的空境界...後來得知是裸泡)...不過對方說是裸泡...裸泡?!這對第一次要去泡湯的人來說是要勇氣的吧!但我卻覺得...裸泡OK啊~穿比基尼泡湯我才覺得詭異咧!==...就算是混浴裸泡...我想我也OK吧~很多女生去看婦產科都會選女醫生~但我第一次看婦產科~男醫生說要內診~我也不覺得尷尬~但除了他在我肚子上擦要照超音波的介質時...我才覺得尷尬...對於開放的定義~我應該跟身邊死黨不一樣...這又扯到短裙與丁字褲的事件了...

      我可以接受抽大麻~但我無法接受抽菸...這又是啥觀念啊?!我可以接受楊秋興個人脫黨~但我不能接受他支持吳敦義...支持馬英九OK啦~==...唉...我可以接受裸奔~但我無法接受單純遛鳥+猥褻...裸體沒啥不好~但意念才是重點!

低Lan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